弃笔从戎。

预警:进此po必看这里
一叶落ちて天下の秋を知る
一叶知秋
栄耀が好き,あなたが好き
喜欢荣耀,也喜欢你。

————————
电脑看文请点下方标签
手机看文请点作品名称tag
杂食党博爱党,全职龙族脑残粉
all王爱好者
韩文清有关cp吃韩张,韩林,韩蓝
bg只吃肖戴,莫橙,魏果
洁癖党请远离
开坑狂魔

【楚路瓶邪】龙墓

。联文
。努力大粗长但好像没什么成果【bu
。艾特下一棒 @烨宸_我自己凭本事挖的坑死都不填
开始吧w

05
黑瞎子,黎簇,苏万三人在雪山上醒来。

“吴邪和胖子不见了?”

黑瞎子清醒之后发现他们还在雪山上,于是试图找回返回的路。

苏万觉得他踩到了什么东西,接着听见雪地里一声极其微弱的闷哼。

三个人就挖开了这层埋着不明生物的雪。

里边是一个人。

背着黑金古刀的张起灵。

他身上的衣服不知被划开了多少口子,伤口多是皮外伤,但遍布全身。

至于他身上糊满了的血,能肯定有些不是人血。

焦黑浓稠的黑色液体。

天知道青铜门后发生了什么。

张家人都不是人。黑瞎子很久以前就清楚。

如果张起灵这么一下就嗝屁了,他才会觉得奇怪。

张起灵只是疲劳过度而已。毕竟青铜门里十年的时间不是好过的。

他让黎,苏二人给张起灵包扎。然后让他们去附近看看情况,他等着张起灵醒来。

依靠着张家人的变态基因,一根烟的功夫张起灵就醒了过来。

“吴邪呢?”张起灵开口问,声音沙哑到连他都不敢相信。

黑瞎子似笑非笑,戏谑地盯着张起灵,把水壶给了他。

张起灵对上黑瞎子的目光,有些莫名心虚,轻咳一声喝了口水,避开了黑瞎子的目光。

黑瞎子等他把水壶放下,慢条斯理地说:“没想到张大族长也会害羞啊……得了,不调戏你了。你家小吴邪估计已经去青铜门里找你了。还有,”黑瞎子笑起来,“张大族长,不是我说你,小三爷在感情方面就是个白痴,您也别想着他先发制人,对了……”黑瞎子顿了一顿,笑得越来越诡异,“我听说,接受表白的,通常都是、被、压、在、下、面、的、呢。”最后八个字咬的极其重。

张起灵啧了一声,“吴邪……去青铜门里了?”

“嗯。”

“我们去找他。”张起灵起身。

“诶,黎簇苏万,跟上!”

吴邪视角

我和胖子进了青铜门,不过迟迟没有看见什么妖魔鬼怪。

不过看见了一个年轻人。

他说他叫楚子航。

楚子航视角
我和路明非分开两头寻找求救信号的来源,我走进了一个门里,尾随着两个人。

那两个人看起来是冒险的。

他俩很戒备,我放下了武器,让他们拿着村雨架在我脖子上往前走。

只能这样,要不然在完全黑暗的地方上打架,还是二打一,我绝对选不上上风。

只能结盟。

手电筒要撑不下去了。光越来越微弱。

终于,手电筒“哗”地灭了。

我听见胖子啐了一下,骂了句。楚子航则一言不发。

刚开始的黑暗让人很不适应,一阵风就能让人汗毛直竖,惊出一身冷汗。

说好的黑夜可以让人有安全感呢?

都他娘骗人的。

我们又不知道走了多远,看见了壁画。

“诶小天真,你看得懂这上面写的啥不?”

歪歪曲曲的文字,这样的我还真没见过。

“我还真没见过。”我诚实地回答了他。

角落里的楚子航神色有些异常。

胖子皱着眉头,看往壁画。

“诶小天真,你看这壁画上画的……是不是龙?”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叫起来。

我看向壁画。

上面绘制着一条黑龙,骨翼张开,上面挂满了死人的尸骸,下面的陆地上血流成河,巨狼在陆地上奔跑,腥臭的液体挂在嘴边,脸上一半温和美丽,一半腐烂变质的女人站在船上,巨蛇在陆地上盘旋,嘴中滴出的毒液污染了大地。

中国人所画的龙,头上有角,身上有鳞,眼睛突出,嘴巴很大,有胡须,有四足,身很长,尾很短。画龙的人,只画龙头不画龙尾,所谓‘神龙见首不现尾',表示有神秘之感。可是这个龙的样子和中国人所画的龙大不相同,倒是和外国的龙很像。

黑龙……外国的黑龙……

“北欧神话中描写的尼德霍格?”

我又定睛看了看,确信没有看错。

既然猜出了尼德霍格,那其他的便没什么问题了。

巨狼芬里尔,巨蛇耶梦加得,女人是冥界女王海拉。

这是诸神的黄昏?

可是中国人画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拿出相机,拍了壁画。

可是发现了这个,张起灵还没着落。

我叩了叩墙壁,发现是空心的。

里边还有屋子。

有可能张起灵在里边。

不过有可能死了。

十年之约还真是好笑。

“诶诶诶小天真你看这里有凹坑有花纹!”

“啧,你叫什么啊?反正门一时半会儿打不开,我们就做好和闷油瓶一起死在里头的准备吧。当然你如果不想现在就可以走,我留下找闷油瓶。”我漫不经心地踱步到胖子那里。

“小天真你这话可说的不对了,我们铁三角感情多好啊,是不?反正死在一起也挺好的,对不?而且那小哥那么厉害,也不可能死,对不?”

我哽住了。随即掩饰有些感动的情绪,仔细查看起纹饰来。

越看越熟悉,怎么那么像鬼玺的纹路?

这十年我把鬼玺差不多睡觉都捏着。

我取出来鬼玺,试着压进那个凹槽。

成功了。大门缓缓打开。轰隆隆的声音让地面都有些震颤。好像不止是大门打开的声音?

“卧槽,雪崩了!”黑瞎子大吼,“寻找山洞,快!”

张起灵迅速把他们拉到了一个山洞里。

“哑巴,没想到你还把这摸得挺熟嘛。”黑瞎子夸奖。

张起灵瞥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他在想别的事情。

雪崩的话,是不是意味吴邪打开了那个门?

里面的东西……

吴邪视角
“吴邪,我听着好像雪崩了?”胖子问。

我没理他。

“天真你可别不信我,胖爷我1.5的听力可不是盖的啊。”

滚啊!有1.5的听力这一说嘛?

如果雪崩了的话,黑瞎子他们怎么办?

啧。真麻烦。

可眼前的东西实在太过壮观。

一个巨大生物的骨架,还是透明的。

楚子航视角
我和他们继续深入了门中。

可是那壁画上,为什么会有龙文和诸神的黄昏?

雪崩的话,路明非没有事吧?

更让我震惊的是,那个门后面还有龙骨。

疑似尼德霍格的龙骨。

必须赶紧联系路明非。

可是不在服务区。

这个地方,还真是给人一点后路都不留。

只能跟着他们了。

此事还是不宜声张。

吴邪视角
“诶,这个骨架……缺了一根肋骨?”胖子叫到。

角落里的楚子航,神色不定。

有些蹊跷啊。

我把楚子航拽过来,问他:“现在该说明你的来意了吧?”

楚子航倒也没隐瞒。

“你们知道龙么?”

“当然知道了,中国不是以龙为吉祥物么?”胖子说。

“北欧神话中,龙的后裔,叫混血种。”

“我就是混血种之中的一位。”

“我们在长白山收到了求救信号,被派出来寻找求救信号的来源人。”

“所以说,我要尾随你们,完成我的任务。”

那个求救人会不会是小哥?

路明非视角
我和师兄分开来找,我遭遇了雪崩,跑到了山洞里。

里面有四个人,其中一个穿着蓝色连帽衫的人,拿着的手机上,有卡塞尔学院的标志。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过那四个人好像发现了我,那两个年轻的把我扣住了。

这是什么神展开啊?

评论(12)
热度(87)

© 弃笔从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