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呼吸🔫

时钟爱上了拖延症。

军队不许谈恋爱

。路总生日快乐

。除一除我的坟头草

。真•不正经的异能paro

。瞎几把玩可劲儿闹

最好的路明非,今年也要(和楚子航)好好的!

参加本联文的(按写作顺序艾特)博客: @喻青冢。 (罂子) @陳了个就是不想更新啊歌 (柏木) @再见walker  (再见)@前置屿 (白九束)

1   罂子

二十二世纪之后,少数人类神奇的获得了异能。
贪婪是无限的。每个国家分裂成一个个阵营,或结盟或旁观或挑事,战争四起。
异能者便是这场战争中最耀眼的明珠。说是可以一挑百都不为过。
你试试站在一个有异能莱茵的人前面看看。
看他不轰死你。
包括友军。


路明非的耳朵发麻,巨大的轰炸声一阵一阵的爆发,断肢残臂连着铁锈味儿的血水落在地上,呻吟声绵绵不绝,这次总归要死了吧,但是我不想死。路明非想。干涸的嘴唇舔了舔,看到了战友芬格尔,那个败狗正靠在被血染红的战壕上气喘吁吁,不知怎么的路明非还心情很好地朝芬格尔打了个招呼,“你好啊。”
芬格尔翻了个白眼,"小师弟我真不知道你是神经粗还是承受能力好,老子都快死了你还打招呼,快点弄你的不要死。“这么一说路明非才注意到芬格尔的肚子被横切下去,血汩汩地流出来。
路明非不说话,手覆上芬格尔的伤口,细胞急速分裂重组,伤口愈合变淡。
“你的伤势尽我所能也就这样了,”路明非说,“不想死就跑,别在这瞎逼逼逞英雄。”
芬格尔举起手臂,展示他壮硕的肌肉:“小师弟你可见外,你师兄我牛逼万丈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去你妈的连个异能都不明的异能者给我说着试试。”
“wodema小师弟你居然不说烂话了!”
“呵呵。”路明非懒得和他逼逼,精神极度透支的痛苦潮水般朝他袭来。这次d国派了四个异能者过来,每个都是实打实的好手,自己这里一个主修文科还是全体治愈的元帅一个没有觉醒异能的异能者少将,一堆普通人,任人宰割的分分钟。
昂热我知道我不听话你也不能这么坑我啊!
多年在战场上历练的战斗经验让他拉着芬格尔迅速闪到一边,子弹扑了个空,打在士兵身上溅出艳丽的血花。
有人!
密集不绝的弹药如潮水般倾泻而来,形成可怖的弹幕。
要死的这一刻路明非反倒平静了,老天待他也不浅,没让他成为一个普通人,他瞥了一眼刚刚那个士兵的尸体。
黑色的火焰燃烧!
绝对的高温将弹幕硬生生烧化。
“楚子航?”


冲入视野的纯白让路明非不适地眨了眨眼睛。病床?他扯了扯床单,心下松了口气,这证实他还在自己的组织里,要不然等待着他的绝对会是死。
我怎么来这的?路明非懵逼。
被楚子航送过来的,路明非心下了然。自己还真是弱鸡,光靠精神消耗就可以晕过去,他笑了笑,看见师姐诺诺推开门,一脸疲惫的坐在他旁边。
“哟师弟醒了啊。把姐担心的。"
路明非吞了几口口水,努力使声音自然:“战况怎么样?"
“两败俱伤,”诺诺耸耸肩,“对方的异能者死了两个,我们的士兵……”她倒了杯凉水,灌了一大口,“几乎全军覆没。”
“没有异能者死亡?”
“没。幸好昂热及时下达命令,要不然我们就等着收到我国边境被占领的消息吧。”
“还是值得的。”路明非轻声说。
诺诺靠在椅子上没再说话,看来是睡着了。


路明非换了衣服就坐在办公室里翻文件,秘书伊莎贝尔交来x国请求结盟的文件,他揉了揉眉心窝在舒服的办公椅上看结盟书。
写完意见后交给伊莎贝尔让她再给上级处理,关门声响起后他无力地瘫在椅子上,点燃一支烟夹在指缝里。
办公室的门被兀自推开,路明非正想说教几句一看来人是楚子航秒怂,笑着说师兄你来啦。
楚子航说嗯,又补充了一下,闲就来了。又问路明非没事吧。
路明非挥挥手说师兄这点伤对我来说小case!倒是师兄你救了我我还要跟你道谢呢啊。
楚子航笑了一下。
真他妈好看。路明非想。
路明非喜欢楚子航。

很多年了。

2.    柏木
芬格尔,异能不明。他最近十分苦恼。
至少他看着他和路明非的聊天记录十分苦恼。
老哥你喜欢楚子航你就去表白呗,你跟我说什么啊。
还有我为你的感情问题这样操心你也不请我吃饭这就过分了吧。
芬格尔看这些一行字迟迟没有按下“发送”。
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
恺撒,异能镰鼬。他最近也十分苦恼。
他和楚子航原本是水火不容的关系,现在居然就不明不白的成为了他的感情顾问。
靠你喜欢路明非你就去表白啊,你找我干什么!恺撒曾如此对楚子航说到
“因为你成功追到了陈墨瞳。”楚子航平静的回答他。
但是恺撒觉得他的回答明显不在点上。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芬格尔在念叨路明非为什么不如和他的楚师兄表白时,他遇到了同样为楚子航为什么不去和他的亲亲师弟路明非表白的恺撒。
两人一拍即合。
当然是因为怕被拒绝啊。
“当然是助攻他们啊,这次肯定成!相信我,”芬格尔激动的握着凯撒的手说道:“我打个电话啊。”
“明非啊,不如,你去表白吧。相信我!楚子航绝对!绝对是个gay!啥?不是你信我啊!喂!”芬格尔掏出通讯器给路明非打了个电话过去,然后在一声“滚蛋。”里放下了通讯器。
“谁刚刚说这次肯定成的来着?”恺撒挑着眉问他
“不是我。”
楚子航穿着黑风衣,站在楼顶上俯视着这片城市,同时也背对着敌人。
黑色的风衣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他一个转身,风衣在空气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皮鞋逼踩在水泥地上发出“哒哒”的声响,一步步走年向已经准备开始攻击的敌人。
在这一片黑暗里,楚子航那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显得格外耀眼。
他控制着黑色的火焰,灵巧的躲过敌人的攻击和炫目的异能,把他们一个个烧成了灰烬,然后随风飘去。
一个后空翻躲过了偷袭人的子弹,从西装内衬里掏出手枪,一枪命中太阳穴。
子弹自带爆炸效果。一时间,脑浆和血液在空中炸裂,一股血腥味弥漫在了空气里。
楚子航落地,风衣被风带起然后后垂了下去,血腥味让楚子航皱了皱眉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响个不停的通讯器。
上面显示着“恺撒”。
“楚子航你快去和路明非表白吧!他也是个基佬!你不用担心他万一是个直的该怎么办啦!”通讯器里穿出了芬格尔的声音。
“……”楚子航选择了沉默。
“闪开吧你。”很明显是恺撒接过了通讯器。
“咳咳,楚子航,是这样的,”恺撒说到:“刚刚我遇到了芬格尔。他说路明非也喜欢你,但一直都没胆子和你表白。于是我们两个一起商量了一下,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通讯器突然被芬格尔拿走了。他吼道:“你们两个是双向暗恋啊!不管谁都好你们都可以去向对方表白了!完全不用担心被拒绝!除非他又喜欢上了别人!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你可以放心了!快去表白吧少年!。”
“我在做任务。”楚子航“啪”的一声挂断了通讯。

楚子航,异能君焰。他感觉自己的人生突然充满了希望。

3   再见

 楚子航现在只想尽快结束战斗,但敌人越来越多。幸好都是些普通人,但占着人数的优势,楚子航也只能勉强压制。君焰的使用次数也越来越多,楚子航的体力被快速透支着只能依着房屋的高低躲避着敌人的子弹。楚子航的移动速度飞快,屋顶高低变换以及特殊的结构让敌人难以追上更难以瞄准。趁敌人手忙脚乱无暇顾及他,楚子航立马返回到地上绕了许多个弯确定敌人暂且找不到他后靠在墙上大口喘息着。恢复了一定体力也没见有敌人跟上,应该是彻底甩掉敌人了,楚子航开始返回营地。

路明非站在办公室窗前,拿着望眼镜四处寻找楚子航的身影。然而却一直没有看到,不禁越来越着急。师兄不会出事了吧,怎么这么久都没回来!路明非心急如焚,还是向校长请示再派几个异能者去吧。路明非大步向门口走去,一开门险些撞上正同样打算开门进来的芬格尔。“芬格尔你这么急是干什么,我还有事你找别人去!”不等芬格尔回答,路明非就跑了出去。哪知芬格尔也大步追了上来,一把抓住路明非。“师弟,你心心念念的楚子航回来了!”芬格尔小声说道。“怎么可能,我刚刚才看过!要玩一边去,我现在没功夫跟你开玩笑!”路明非觉得芬格尔真是好烦,现在他师兄还在执行任务,这么久不回来很可能是出事了,多一秒师兄就多一分危险。他现在要去找校长派人去协助 师兄,十万火急的事,偏偏芬格尔这时还来开玩笑。他现在真的没心情跟芬格尔说笑,他要去救师兄,他要去救师兄!路明非大力甩开芬格尔,趔趄的向昂热的办公室跑去。师兄,挺住,我马上就来!路明非慌不择路,反而绕了远路。他懊恼不已,眼看上楼就到昂热办公室了。路明非却停了下来,他的余光瞥见了楚子航。楚子航一身汗,汗水从额头一点一点的滑落,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很累。

长久的沉默后楚子航先开口“路明非,你怎么那么慌?”

一如既往好听的男低音,路明非无比熟悉。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我怎么这么慌,我这么慌还不是因为你。路明非转身,面向楚子航,却不抬头看他。他没事,幸好,这是路明非确认他没事的第一想法。“那个,我没事,我很好,师兄你怎么回来了,我是说你回来真好,那个我刚刚一时肚子痛找厕所呢。”总算是圆回去了,路明非松了口气,“师兄,没事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楚子航喊住了路明非,“等会儿在你办公室等我,我有事找你。”

啥?光看字面意思感觉很暧昧就像是说“达令,今晚在办公室等我,不见不散哦。”可楚子航那么一说就好像是上司看见一个员工表现超级不好,要炒他鱿鱼一样。有事不能现在说吗,就算要炒鱿鱼给个痛快的就那么难吗!

而且我是你的上司啊!

……虽然对下属比较怂。

然而,路明非只能在肚子里默默吐槽。他弱气的说了一声“哦”后就回去了。回去的路上,路明非突然想起了芬格尔火急火燎地找他而自己还误会了他,不禁有些愧疚。到了办公室,看见芬格尔坐在他位置上翘着二郎腿愧疚荡然无存。“芬格尔,起来!”路明非大声说道。


“你可算是回来了!怎么,没见到你师兄吗?”芬格尔腾的一声站起,连忙问道。

“你就别说这事了!”路明非说罢便把刚刚的遭遇向芬格尔说了。“这是好事啊!这说明楚子航心里你的地位还是很重要的,我一给他说你暗恋他的事他就来找你了。”芬格尔万分激动,“你苦着张脸干什么!”

 “妈的你把我暗恋师兄的事告诉他干嘛!”路明非觉得芬格尔真是上天派来黑他的。


“别慌,楚子航也喜欢你。真的,你别不信!”芬格尔连忙说道,“不信你可以去问恺撒,恺撒总不至于骗你吧!”

“真的?”路明非半信半疑。

“当然了,可别小看我们同床共枕那么多年的义气!”芬格尔义正词严,”你只要去洗个澡,香喷喷在这里等他就好!那我先回寝室啦,加油啊!”芬格尔一溜烟就出去了,独留路明非一个人在办公室凌乱。

楚子航也回到了寝室,一边洗澡一边想接下来该怎么做。其实楚子航也是紧张的,生怕路明非不答应。恺撒跟芬格尔说的应该是真的,芬格尔虽然不靠谱,但恺撒应该不会跟着一起胡闹。但愿接下来一切顺利。

4   九束

各高层办公室里都会有个符合自己小趣味的私人角落,路明非喜欢泡澡,他在自己升职并拥有自己的办公室后火速把小角落改成了浴室。
放水,温度适中,拿了笔记本电脑点开文件夹,找到了路明非在网盘里慕名下载存了很久一直没看的各国电影,题材没限制,不过路明非更偏向剧情。
他知道楚子航的私人角落是书房,所以要收拾会回寝室,他知道楚子航洗澡三分钟,冷厉干练的像个苦行僧,来来往往间路明非只有不到半小时时间。
可路明非在一阵乱七八糟的思想凌乱和大胆猜测中浪费了楚子航给他的等待时间,所以路明非刚打开播放器,胳膊夹着笔记本踩上塑料拖鞋准备去浴室的时候,楚子航来敲门了。
九点五十分军部全部人员都可以下班回家了,只有少数有特权的高层异能者才能够留下来,并且办公室开始在九点五十一分彻底属于私人所有。
门被敲响了第一次后楚子航似乎再没动作,路明非手搭在门把手上没有很快的扭动,他在等楚子航第二次的敲门。
这样或许显得自己比较矜持。
楚子航第一次敲门后没等到回应,他想路明非可能在忙,可能不需要被打扰,还是自己来吧,他在门外转动了门把手,很轻易的就推开了门。
路明非:“!”
他没锁门。
一道门为槛,两个人各站在两边。
路明非有点怔忪的看着楚子航还在滴水的黑色短发,在楚子航抬眼看过去的瞬间侧身示意请进,他对上楚子航总是秒怂的毫不拖泥带水。
气氛是一个大写的尴尬,路明非觉得窜动在他俩周围的空气都是僵的,他动了动嘴唇准备说些什么,可心里遛了几遍反反复复想好的话到嘴边却都脚底抹油的溜了,楚子航看过去只是路明非的嘴唇阖动而已。
“路明非。”楚子航的声音清清淡淡,像大夏天在喉咙里含了块冰。
“嗯?”路明非下意识的抬头回应,却没有想楚子航叫了他的名字是要做什么。
“你能不能帮我吹吹头发。”
“啊?哦哦哦好的。”
手指穿过微湿的发和鸣声轰隆的暖风,偶尔接触到楚子航脆弱的头皮,路明非盯着楚子航的后脑勺,以满格的认真做着这在他眼里最重要的事。
头发很软,路明非暗自笑弯了眼心里这么想。
事情的发展轨迹并没按他预料了很久的百八十样剧情那般发展,楚子航的反应让他非常意外。
短头发很容易吹干,路明非把电吹风盒子放回浴室,回来时看到楚子航打开了电脑的暂停按钮,楚子航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示意路明非坐过来。
这发展显然越不好理解了。
不科学!
然后两个人开始挨着坐在小沙发上看电影,看表面两人聚精会神仿若学院解剖课观察颅内肌肉神经一样,但其实心里脑子里都乱的让人头发晕。
但好在电影情节足够吸引人,演员也是帅的足够养眼,电影进度条滚到一半,路明非就眼睁睁的看着男主和他认为的男配随着一个酒后吐真言的恶俗情节滚到一起了。
哦,天!
路明非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通讯器屏在他手边闪了闪,锁屏的状态也能看见信息通知那儿芬格尔极其欠揍的脸,还有那吊儿郎当的语气。
“yo师弟,我把你的小电影都调包了,相信我哥们,我的私家珍藏绝对有助于你和楚子航情感深入交流,记得别太感谢我∩ˍ∩”
“…楚子航你赶紧上,是男人就别磨叽。”
搞好楚子航那边署名恺撒的信息刚放完,路明非只听到了一个尾巴,但还是雷得不轻。
自以为神助攻完后功德无量实则帮的倒忙贯穿全程尴尬气氛的猪队友,很神奇的有两只!
你们怎么不去结婚?!

楚子航伸手把电脑扣合住,麻利的关了通讯器,才看向路明非。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师兄你来干嘛。”这种四目相对尴尬无言的时候,却是日常犯怂的路明非先开口的,“我今天真的很担心,担心你出事,我怕再也见不到你。可见到你了,我又犯怂,我甚至不敢明眼看你,即使是我把你看在眼睛里很多年,我……!”
路明非的话猛地停住,不是他说不下去了,他现在自暴自弃的有一股脑的话要说给楚子航听,而是他猛地被楚子航带到怀里,脸蒙在楚子航的衣领处喘不过气来。
“我来表白的。”
“路明非,我来这里,是准备向你表白的。”
“但请问你,你接受吗?”


这个还会有一个肉……明天会发OTZ

我们都是拖稿界大佬!


看图!



这是我们要给路明非的生贺!

傻了吧!

然后!

今天下午!




  


评论(10)
热度(85)

© 永久呼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