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呼吸🔫

时钟爱上了拖延症。

【同人】【九罂篇】

哈哈哈好羞涩好羞涩

七七——一条不穿胖次的鱼:

@前置屿  @远洋季风  @满满都是药——古格  @七弦__一条咸鱼  @烨宸_我自己凭本事挖的坑为啥要填  @青佛  @古格苍耳子  @喻青冢。  @陳了个就是不想更新啊歌


构思了良久的同人,最后选择了通俗易懂的校园版本。
无肉,只是纯爱
热烈庆祝青佛高考成功,还有我们初三狗中考成功。
以上艾特的都是本文出现的大大哦,罂子的ID我不知道,没法艾特。
攻受问题请自行脑补。


正文——


九&罂


1


九束还记得他第一次见罂子,那是他经历过的最难忘的日子之一。
             
去年的春节有着阴沉的天,冰凉的雪和浓烈却难得让人温暖的酒味儿。
             
尽管不用学习,九束却依然戴着那副一成不变的黑框眼镜,显得笨拙的可爱,生生地拉长了他的反射弧。


妈妈说要带他去省亲,临行前曾明确要求他摘下,九束一本正经的点头,却在妈妈看不到的地方悄悄将它藏在羽绒服肥大的袖子里。


好像没有人理解他对眼镜的执着,就像眼睛好的人不会懂视线一片模糊的感觉一样,矫情一点,就是那些在无数黑暗夜晚叫嚣着的东西,在一瞬间涌上来,狠狠地揪住你脑袋里绷的最紧的弦,通俗一些,就是与世界隔绝的感觉。


九束知道自己与其他男生有些不同,那些为青春热血代言的篮球游戏貌似都与他没有关系。他喜欢一个人跑步,或是攥着一直笔,一本书静静地一坐就是一下午,偶尔也会打开打开电脑打怪过过手瘾。


所以那天晚上,在一片言笑晏晏觥筹交错的家宴上,他一下子就注意到那个努力啃着猪蹄的男生。
也许是一个人呆着太过百无聊奈,九束不觉养成观察身边人的习惯。他有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录着形形色色的人或物。有初中严厉的班主任,有菜场出奇安静的小贩,有草坪中难得出现的四叶草……但是从那天起,这一切都被一个干净的少年代替。


他其实很普通,却一下子,就这么猝不及防的住进九束心里。


妈妈说,他是姑父那边的亲戚,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他说,他叫罂子,罂粟的罂,与子共老的子。


2


有时候九束会想,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啊!


比如高一开学的第一天,他在本班点名册上看见了罂子的名字。真的是罂粟的罂,与子共老的子呢。很漂亮的两点字,难道不是吗?


九束想。


他在自己那个宝贝本子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认识一个男生,他叫罂子,长相干净,眼睛很漂亮,是那种天空一样纯粹的琥珀色。我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交流,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默契,就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但是有多了些什么。我们会相约去跑步,绕着红色的塑料操场,一圈又一圈。


而这一切,除了九束自己,还有一个人知道。


他叫晴,是九束在聊天室里认识的,他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性格。从初一到高一,将近四年时间,向晴倾诉已然成为他的一中习惯。晴也是一个称职的聆听者,他能从九束只言片语的描述中寻出问题所在,比如现在,他告诉九束:我想你可能是有点喜欢那个男生了。


喜欢罂子吗?他想,这大概会是他十六年岁月中做过最疯狂的事儿了。


九束在键盘上打下一行字:可我也是男生。


罂子会怎么想这件事呢?他会……讨厌自己吗?毕竟是同性,在生物学中有些明确的性别划分,就连电极都遵循着同极相斥这一不可违逆的规律。


生平第一次,九束有些讨厌自己不是女生了。


3


九束最近迷上了一个地方,那是自行车棚后一方小小的草地。


第一次去那儿还是和罂子一起呢!


其实那一片绿色在午后阳光的炙烤下并不美丽,可是却出乎意料的迷了他的眼,大概是因为仰躺在它上面那个穿着蓝色校服的男生吧。


九束枕着手臂,刺目的阳光让他不得不眯起眼睛。


“喂,九束,你有很喜欢的小说吗?”罂子突然开口,九束诧异地挑眉。他继续说,“我喜欢《龙族》,我希望路明非和楚子航可以在一起呢。”


他略微低沉的声线让九束忽的坐起身子,他也有看过《龙族》,路明非是江南笔下的男主,楚子航是他的师兄,他们两都是男生,罂子希望他们在一起……这么说,他是不讨厌同性之间的爱了?


这个认知让九束发自内心的狂喜。


他回头,罂子正眯着眼睛看他,浓密的睫毛恰到好处的挡住太阳直射,把那对琥珀色的瞳孔小心翼翼的保护起来。他用手臂半支着修长的身子,映得脖子上两块精致的锁骨更加性感。


九束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脏狂跳。


他咽了口唾沫,故作正经的回头:“嗯,我也希望他们在一起。”


就像希望能和你在一起一样。


4


晚上十点,九束准时登上QQ。消息有很多条,大多都是被他屏蔽的群消息。九束一条一条的删下去,在最后面看见了晴的头像。


消息记录停留在昨夜他们互相说的再见上。


九束揉了揉自己泛着微栗色的短发,打开键盘却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向他说今天的事儿。就在他纠结时,晴先发来一条信息。


那是很长的一段话,一直默默聆听的他难得将自己的心事告诉九束。


他说,白,我们也是有缘,我大概也是喜欢一个男生的吧,他长得很帅,带着眼镜,学习很好,我们是彼此在这个班级相互相处最多的朋友,我终于理解你的心情,那种怕被喜欢的人厌恶的感觉,白,你说,我们该和自己赌一把告诉他们,还是选择沉默?


白是九束的网名。


他盯着那一段机器显示出来的漂亮的柳体字,不知道该怎样回复。


要怎样选择?


他又怎么会知道。


罂子是那么好的一个男生,那么青春阳光,若是说出去……自己一定会成为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一个污点吧?罂子只是喜欢路明非和楚子航他们两个人而已,这并不能说明他不讨厌现实中的gay,就算不讨厌,那也肯定不会喜欢的,一个正常的男生又怎么会喜欢男生呢!


九束心里有点堵。


他关掉手机,摘下眼镜放在床头,看向对面床上的罂子。哦,对了,他们被分在一个宿舍,还有自己的笨徒弟七弦,老基友七七。


他们都睡得昏天暗地了,只有自己和罂子的依然没有。九束揉了揉眼睛,看见他会时不时的打开手机,好像在等什么重要的信息。


那么他在等谁呢?


5


九束做了一个梦,他和罂子好像在一片蓝色的迷雾中,这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美得像雪山一样的地方。可是他一点都不喜欢这里呢,在这个地方他看不到罂子,只能听他的声音,是那种少年变声期特有的沙哑嗓音。


这一切都让九束十分不安。他摸了摸自己的眼镜似乎是想要寻求帮助,可是眼前仍然是蓝色茫茫的一片。


他伸出手,摸索着向声源出缓缓前进,罂子在喊他的名字,一声接一声,九束感觉心脏跳的飞快,他好像要爆体而亡了。


他压抑着胃里阵阵泛上来的恶心,手突然被什么东西握住,九束知道那也是一只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


“罂子是你吗?罂子?”


他迫不及待的跟随那只手的牵引前进。


突然,眼前的场景急剧变化,九束好像在参加一场盛大的婚礼,香槟美酒,其乐融融,但是他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这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他心神不宁。


婚礼进行曲响彻在教堂上空,一对白色华服的璧人手挽手走过红毯,新郎熟悉的脸依旧干净帅气。他的手放在胸前,臂弯里搭着新娘的雪臂,九束大力揪住胸口的衣服,就是那只手,前一刻还牵着自己来到了这里,他心里钝钝的疼。


罂子要结婚了吗?


“罂子……”


6


“罂子……”


九束从梦中惊醒时喊着罂子的名字。他摸了摸自己已经湿透的T恤长长的舒了口气,还好只是个梦而已。他下意识的看向对面的床铺,惊觉床上的人也在看自己。


九束顿时愣住了,他感觉自己的脸在一寸一寸的变红,不安,恐慌。


他要怎么解释呢?自己是叫着他的名字醒来的啊!


“我梦见……你……我……”


罂子静静地看着他,透过窗柩洒进来的皎洁月光跳跃在地板上,又反射回他脸上。九束看到他的眼睛十分明亮,干净澄澈,轻易就看透了他的伪装。


他支支吾吾的吐出几个字,最后还是挫败的揉着自己的脑袋。他承认,面对罂子,他只能溃不成军。


事情已经这样了,解释就是掩饰,与其像个跳梁小丑一样,不如勇敢的面对,大不了……大不了做个陌生人站在他身后,被厌恶也没有关系啊,本来就是自己产生了那种心思。


九束等待宣判似的闭上眼睛:“罂子……对不起。”


长时间的沉默,九束有些头晕。尽管知道结局,却还是不由自主的产生期待,在期待什么呢?他自嘲的笑笑。


良久,黑暗中传来罂子的声音,和梦里一模一样。他说:“睡吧,明天要早起。”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都闭着眼轻轻呼吸,他们不知,因为彼此,他们各自心里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7


早上罂子是和宿舍里的七弦七七一起去教室的,没有像往常一样等他。


九束含着牙刷默默盯着面前镜子里的人,神游在天外。竹夭大力拍拍他的肩膀:“嗨,伙计,今天是老妖精的自习,要是去迟了会受罚的。”


九束点点头,吐出牙膏跟着他离开宿舍。


对了,竹夭是新来的同学,热情奔放自来熟,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今天教室里还是和往常一样的气氛,九束啃着面包,用余光偷偷打量罂子。他一直都低着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


九束不觉有些心酸失望。


“嗨,九束,你网名是什么?”前排的竹夭隔着两排座位问九束,他随口答到:“白,白色的白。”


不远处的罂子听的清清楚楚,身子一抖连嘴里的食物都忘记咀嚼。


白?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白?


不等他认真思考,竹夭又来问他:“罂子,你的呢?”


“晴,我叫晴。”


这会轮到九束震惊了。这么说,听了自己四年唠叨的网友就是自己深深喜欢的男孩?那他……也喜欢男生?那个男生……会是自己吗?


一连串疑问蚂蚁似的密密麻麻涌上他的脑海,晴这个名字像猫儿的爪子一样慢悠悠的挠着他的心,挠出一种叫做激动和迫不及待的情绪。


九束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求证,可是现在不能。他拼命压制自己的心情,尽管紧张却依然开心不以。


罂子,晴一定会是你对不对,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对不对?今天你没有等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就像我在拼命逃避你一样。


对吗?


8


今天上网的心情和寻常十分不同,九束几乎是颤抖着打下那行字:你好,可以重新认识一下吗?我叫白九束。


罂子缩在被子里静静地笑:你好,我叫罂子。


——我喜欢你。


——我也是。


——我们在一起好吗?


——好。


——END


PS:来自未知世界的清流,有罂子创建的群。

评论(6)
热度(9)
  1. 永久呼吸🔫将夜_七子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好羞涩好羞涩

© 永久呼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