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呼吸🔫

时钟爱上了拖延症。

绝对安全。

。王抑郁,紧张性头痛。

。老王好次!

。医生喻x病人王。老梗我也是渣。

。 @沈千秋 gn的点文。

上瘾。

黑暗。

固执。

一个人。

那个人。

——缚网一般的温柔。

——灼热的肌肤。

——堕落。

王杰希闻着不同于其他医院消毒水味的清香,依旧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

他不希望来这里。

说矫情点就是害怕铺天盖地的的惨白把他淹没,安全感被一起吞噬。

全世界只剩下一个人的荒凉。

前台长相老态的护士打着瞌睡,除了时钟的沙沙声,寥寥几个护士走过,转头看了看他,像是在困惑他为什么戳在这里。

蓝雨心理医院。

王杰希移开步,他是个冷静的人。

既然有问题,就彻底根除。

走廊里空无一人,皮鞋敲打地面发出空洞的声音,头部有钝痛传来。

紧张性头痛……他默念。加快了走往诊室的脚步声。

影影绰绰的光在视野里铺开,手摸到门把,猛地拉开。

简洁的房间。阳光透过窗外的梧桐树照进来。办公桌旁的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像是早知道他要来。

“王杰希先生。”他启唇,淡淡地微笑。

“你知道我的名字?”王杰希问,他现在才发觉他的嗓子又干又涩,沙哑的厉害。

“身为心理医生,我们都有义务先了解病人的基本信息,才能更好地治疗病人,以求最好的效果,”喻文州站起身,“王先生先请坐?”他走到冰柜旁边,王杰希心想这诊室还挺豪华,又见喻文州朝他歪歪头,嘴里叼着一袋咖啡,“咖啡还是红茶?”

王杰希见喻文州拿着咖啡就说要咖啡就好。

顺带躲避了喻文州试探的目光,偏过头去看书架上的书。

繁杂沉长的医书……第二层则是小说。

“博弈论?没想到你还看这个。”王杰希说,头还隐隐作痛。

喻文州泡好咖啡,端着两杯走过来。

“有时候会用的上,上面不是还说么,和商家讲价也是一种别样的博弈。”喻文州托着腮,“王先生看过《白夜行》么?”

“东野圭吾的?前段时间炒的很热,看过。”王杰希说,仍然不去直视喻文州,端起桌上的咖啡,温热而有丝丝苦涩的感觉滑过喉管,“谢谢,咖啡很香。”

“谢谢。《白夜行》的题记很美,”喻文州温润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一室沉寂。

王杰希首先打破了寂静,坐在喻文州对面的凳子上,“喻先生看来很喜欢这句话啊,都背下来了。”

“过奖。我记性比较好。”

记性比较好。王杰希记住这个特点。

“现在我们来谈谈你吧,王先生。这毕竟是医院,若是咖啡馆,我很乐意和你促膝长谈一下午的。”喻文州坐正,双手交叉撑住头。

“抑郁症,精神性头痛。表现是缺少安全感,焦虑,恐慌,紧张,失眠。头部两侧经常有疼痛,”王杰希平静地说,“喻先生请讲。”

他直视喻文州的眼眸,才发现幽深如潭水。

喻文州像是料到了他会这样说,好整以暇地整整衣摆。

“既然王先生已经知道的这么多,我应该继续努力吧。”喻文州叩了叩桌子,“今天就到这里吧?”

“还有啊,下次叫我‘州’吧。”

“为什么?”王杰希又抿了一口咖啡,苦味在唇舌间散开。

喻文州耸耸肩,不置可否:“随意。”

“那回见。”王杰希起身。

“我也要下班了,一起?”喻文州不知何时也背好包。

“要不要记手机号?”喻文州摇摇手中的手机,笑的温柔。

王杰希犹豫一下,“嗯。”他点开通话记录少的可怜的通讯录。喻文州见状挑了挑眉,心下有了计划。

王杰希正要保存联系人“喻文州医生”,却听一旁喻文州说改成州吧。

“为什么?”王杰希照样问,喻文州照样不置可否的说随便。

真傻。王杰希在心里对自己说,把喻文州医生改成了州,点了保存。

喻文州见状又笑了笑。

他觉得至少第一步计划成功了。

他知道,王杰希追求绝对安全。

让他放下戒心才能治疗。

tbc。


点文都能写成连载OTZ

对不起OTZ



评论(8)
热度(45)

© 永久呼吸🔫 | Powered by LOFTER